体育小镇建设获得各地政策力挺,同时其经济衍生效应强,能够带动旅游、交通运输、餐饮购物、银行保险等产业链各领域的协同发展。因此,有必要对体育小镇建设的发展状况、市场潜力以及未来的发展趋势进行深度剖析,以做出正确的竞争和投资策略。

根据我国住房城乡建设部、国家发展改革委、财政部三部联合发布的《关于开展特色小镇培育工作的通知》提出的目标,到2020年,我国要培育1000个左右各具特色、富有活力的特色小镇。

而根据已经初步建成的并由企业进驻运营的部分特色小镇的统计数据来看,平均一个特色小镇的投资额在50-60亿元左右,若按照上述1000个特色小镇的发展目标,到2020年我国特色小镇将产生5-6万亿元的投资额。

综合我国体育小镇发展的政策导向和市场导向,前瞻分析认为,到2020年,我国培育的1000个特色小镇中体育小镇的建设数量将在100-150个之间,预计到2020年我国体育小镇的投资额将在5000-9000亿元之间。

在体育小镇建设上,浙江省、江苏省等地走在全国前列,健身休闲类的体育特色小镇已经在各地涌现。当前,我国体育小镇建设项目主要分布情况如下表所示:

体育小镇正在全国范围内如火如荼地展开,据不完全统计,2015-2017年规划在建的体育小镇数量超过23个。

体育类特色小镇建设中,小镇是平台,足球、徒步、自行车、滑雪、通用航空等细分产业是主题。聚焦产业才能有主题,有元素,有个性。此外,体育小镇中,体育产业企业数量众多,覆盖各类体育产品和服务,能为运动爱好者提供全方位服务。

体育小镇建设过程中,要充分挖掘当地冰雪、森林、湖泊、江河、湿地、山地、草原、沙漠、滨海等独特的自然资源和传统体育人文资源,重点打造冰雪运动、山地运动、户外休闲运动、水上运动、汽摩运动、航空运动、武术运动等各具特色的体育产业集聚区和产业带。

体育小镇的建设需要当地政府和企业联合推动,以“政府引导、企业主体、市场化运作”的机制去建设。由政府出台政策对体育小镇建设作出规划,然后引进经验丰富的体育企业来承建和运营体育小镇。政府规划能很好的将体育产业开发和新型城镇化建设相互融合,而以企业为主体,能令体育小镇建设更加合理化、市场化,更好的满足市民需求。

体育小镇建设大部分体育项目属于户外运动,因此,对当地生态环境要求较高。体育小镇一般远离城市中心,规划在城郊结合部,按3A景区以上目标建设,空间布局与周边自然环境相协调,镇区环境优美,干净整洁。

体育小镇的建设需要投入大量资金,其中体育设施建设占主要部分,其次包括道路、绿化等在内的基础设施建设,运动项目的举办也需要一部分资金。

债务性融资是指通过银行或非银行金融机构贷款或发行债券等方式融入资金。体育小镇建设可以采取债务融资模式,以政府或企业为主体,向银行等机构贷款融资,以小镇未来的收益偿还贷款。

证券化融资模式是以项目所属的资产为支撑的证券化融资方式,即以项目所拥有的资产为基础,以项目资产可以带来的预期收益为保证,通过在资本市场发行债券来募集资金的一种项目融资方式。政府可以以体育小镇项目设立一个运营公司,该公司拥有体育小镇项目资产和运营的所有权,可以发行债券来募集资金。

产业投资基金(或简称产业基金),是指一种对未上市企业进行股权投资和提供经营管理服务的利益共享、风险共担的集合投资制度,即通过向多数投资者发行基金份额设立基金公司,从事创业投资、企业重组投资和基础设施投资等实业投资。

体育小镇建设过程中,政府可以出资牵头,将小镇建设方、运营方以及投资方联合在一起,成立一个体育产业投资基金,由基金对体育小镇进行投资建设。

体育小镇是集聚资源、提升体育产业的新载体,是打造招商品牌、展示投资形象的新景区。不少省市高度重视体育特色小镇的发展,培育形成了一批体育特色小镇,并依据各自特色建立了体育特色小镇建设项目库,探索按照“谁投资,谁受益”原则,依托体育特色小镇的项目库加大招商引资力度,广泛吸引社会资本参与体育特色小镇建设。积极鼓励社会各类投资主体参与体育特色小镇的投资、建设和经营,实现体育特色小镇建设从政府单一投入到多方投入,已走出一条通过市场化运作促进体育产业、旅游产业与小镇协调发展的新路子。

政府主导型模式是一种政府直接介入,运用优惠政策吸引资本进入的一种主导性经济行为。该模式下,政府以行政资源换取经济资源,以区域规划、项目推介、环境保护和基础设施建设为主要职责,全面介入招商引资活动领域。

市场主导型模式是指企业、投资者等市场主体在招商引资过程中发挥主体作用的一种模式。该模式下,政府起到推动作用,优化投资环境,招商引资通过专业的中介机构实施,实现市场化运作,而企业则站在招商引资最前沿,可直接与投资者商谈项目,实现合作,达到吸引投资的目的。

产业链招商是指围绕一个产业的主导产品,与之配套相关的原材料、辅料、零部件和包装件等产品,形成供需“上下游”的产业链条关系,吸引投资谋求共同发展,形成倍增效应,以增强产品、企业、产业乃至整个地区综合竞争力的一种招商模式。

委托招商是指政府或某一机构、单位为发展本地经济,在规定相应职责、权限和要求的前提下就相关方代理进行招商引资和开发建设的一种方法。实施委托招商的关键是要选准和落实委托对象。委托招商是政府推动和市场化运作相结合的招商新方式。

◆ 具有庞大信息网络、丰富信息资源,掌握潜在投资商,比政府招商因为信息不对称往往采取大海捞针方法的招商引资成功率高;

◆ 以其专业化队伍和法律、商务谈判等专业技巧的专家型招商引资团队,与常规的干部招商相比更具专业优势;

◆ 凭借其较高的知名度、诚信度而受到项目方与投资方的信赖,可以降低引资成本。

以商招商是借助企业的信息渠道、商务渠道、人脉资源进行招商引资。而与传统招商方式不同,以商招商更多地是投资企业之间的口口相传。政府所能介入的空间有限,且有时介入反而会起到负面作用。

“以商招商”的实质是投资环境的竞争。投资环境好的地方,在投资者中间逐渐留下良好的口碑,“以商招商”便自发形成,成效自然明显。相反,投资环境欠佳,即便地方政府怎么声称要在以商招商上下功夫,最终的结果也不会理想。

主题招商是突出某一主题概念开展的招商活动。主题招商活动具有范围大、内容多、信息广、花费少等优点,是招商引资的重要平台。

体育小镇建设受到与整个宏观经济、体育产业与旅游产业发展密切相关,当宏观经济波动进而产业市场环境发生变化导致产业状况恶化,从而影响企业成本和收益,是体育小镇建设受到影响。

体育小镇建设需要大量资金,金融环境变化影响企业的融资成本以及可获得的资本存量规模,从而不利于投资产业新城。

产业结构升级和城镇化大规模发展背景下,体育小镇项目在全国各地设立,项目建设离不开国家资金、税收等其他政策支持,如果政策发生变化,体育小镇建设势必产生风险。

浙江省体育事业的发展离不开政策的支持与落实,从“十二五”规划到“十三五”规划,近年来浙江省体育产业发展政策体系逐步完善,有效促进产业的发展。

2016年,浙江省全年地区生产总值(GDP)46485亿元,比上年增长7.5%,整体经济运行稳走向好。经济利好是体育事业发展的基础,浙江省每年持续增长的GDP,为体育事业发展提供了必要的经济基础。

由于经济的迅速发展,浙江省人民对体育事业的重视程度远超过国内平均水平,不同人群的体育活动持续举办,大型体育赛事也在省内重点地区举办,体育氛围浓厚,体育观念开放,有利于发展各项体育建设事业。

浙江省是国家经济大省,拥有较强的经济实力,据2016浙江省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显示,浙江省全年人均GDP为83538元元,增速为6.7%,为消费提供了强大的基础。

据2015年12月30日,浙江省体育局发布的《2014年浙江省全民健身活动状况调查公报》显示,2014年浙江老百姓全年人均体育消费水平为1464元,比全国平均水平高58个百分点;在体育消费人群中,购买运动服装的人数比例最高,为90.8%;从消费金额来看,支付场租及聘请教练的人均消费最高,为1291元。截至2017年5月,浙江省暂无发布新的调查数据。

浙江省政府贯彻国家对体育事业发展的态度,近年来出台了多项支持体育发展的政策,有利于体育事业发展。同时,省内支持发展各种特色小镇,特别是体育小镇。就目前看来,除了创建省级体育特色小镇以外,地方体育特色小镇的建设也加快了步伐——杭州、温州等地在鼓励支持创建市级体育特色小镇,有的地方甚至还有县级体育特色小镇。

根据浙江省培育100个特色小镇的目标,截至2016年5月,浙江省政府已经公布了两批79个省级特色小镇创建对象、51个省级特色小镇培育对象中,以体育产业为主体的特色小镇就有5个,包括德清莫干山“裸心”体育小镇、柯桥酷玩小镇、海宁马拉松小镇、平湖九龙山体育小镇、乍浦体育小镇。

作为Discovery在全球首个线下体验基地,德清莫干山“裸心”体育小镇对团体开放极限挑战训练项目。该小镇主要拥有包括中国最大的攀岩墙,丛林飞跃(滑索)、山地自行车、林间穿梭(徒步线路)等在内的多级别野外生存训练挑战课程,打造成集极限运动、旅游、度假于一体的户外探索基地。

与此同时,德清户外休闲产业逐渐兴起,“生态+”为德清赢得了众多高端休闲户外运动基地项目的青睐。除此之外,该小镇的体育项目还包括捷豹路虎德清体验中心、久祺国际骑行营、风云单车俱乐部、莫干山户外运动基地、“象月湖”户外休闲体验基地、莫干山里等。

以“酷我生活、乐玩山水”的“酷玩小镇”,项目包括公共设施、体育运动以及休闲旅游项目三大类,除公共设施外,相关项目共有11个,预计总投资约为110亿元,其中“东方山水”综合体投资就有80亿元。

在体育设施方面,柯岩“酷玩小镇”包括八大体育休闲类项目,包括乔波滑雪馆、若航直升机场、天马赛车场,另外还将新建环鉴湖慢行道、鉴湖码头、酷玩乐园、综合体育场等。

柯桥酷玩小镇欲打造一个涵盖低中高端游乐特色,融合基础服务、休闲旅游、运动体验于一体的特色小镇,为柯桥和绍兴带来经济、社会和生态多重效益。

海宁“马拉松小镇”总面积约3.6平方公里。产业定位为运动休闲旅游,以马拉松运动主题为核心,兼顾发展徒步、暴走、毅行、定向、拓展、露营、自行车等相关项目,形成休闲运动与旅游相结合发展的体育旅游经济。

平湖九龙山航空运动小镇将要打造成为集运动体验、休闲度假、养生养老、生态人居等功能于一体的长三角一流、国内外有一定知名度的运动休闲和健康养生目的地。

小镇规划面积3.45平方公里,建设面积1586亩,由浙江九龙山开发有限公司开发建设。预计到2017年,实现营业收入20亿元,税收1亿元,接待游客200万人次。

位于浙江嘉兴平湖的乍浦镇,位于平湖市东南部,东面、北面分别与平湖市独山港镇、林埭镇、当湖街道交界,西面与西南部与海盐县接壤。乍浦地处杭州湾北岸,依山傍海,自古就有“江浙门户”、“海口重镇”之称,在清代就是浙北地区对外经济文化交往的重要门户。

福建省在2011到2016年GDP呈上升趋势且增速较快,为体育发展事业提供了坚实基础,有利于体育产业的发展。2016年,福建省地区生产总值达到28519亿元,同比增长8.4%。

福建省老百姓拥有对体育锻炼不一样的热情,对体育设施有一定的要求,体育锻炼意识较强。据《2014年福建省全民健身活动状况调查公报》,数据显示福建省20岁及以上的人群在“公共体育场馆”和“健身路径”进行体育锻炼的人数最多,分别占了24.0%和22.3%,远超其他锻炼场所。不同的年龄组基本上也都呈现这种规律。且在锻炼场所距离的选择上,54.6%的人都选择了1千米以内的锻炼场所。当距离超过1千米以后这个百分比急剧下降,只有21.9%的人会在1-2千米以内设施锻炼。而2千米以后,这个比例下降得更为迅速。

福建省政府在近年来对体育事业的重视,公布了多项体育发展政策,有利于体育小镇产业发展。

福建省居民对体育锻炼有着较高的热情,而且对体育设施有一定的要求,有效保证了体育小镇的需求市场。

截至2016年9月,福建公布首批特色小镇创建名单,其中包括1个体育特色小镇——晋江深沪体育小镇。

“江深沪体育小镇即梦海湾•中国体育小镇”,位于晋江市深沪镇南部,是晋江市滨海运动休闲产业带上重要组成部分。建成之后,将具备承接从民间体育到大型赛事等32类赛事活动的体育综合设施项目。

小镇全方位设置“上山、下海、飞天”运动体验项目,构筑“海丝、闽、台、侨胞”多文化交流服务平台,建设生态运动栖居社区,配套建设康养医疗、特色教育等公共配套设施,将打造集“体育赛事、体育文创、体育教育与培训、体育旅游、滨海运动”等体育服务产业为主导的中国体育特色小镇,将成为中国首个“最生活”的体育特色小镇,是多产业融合、多文化交融、多龄化适宜、多群体复合的体育特色小镇。

海南省近年来公布系列关于体育发展政策,其中包括《关于加快发展体育产业促进体育消费的实施意见》,意见提出到2025年,城乡实现公共体育健身设施全覆盖,以海口为中心的北部(包括文昌、定安、澄迈、临高等)地区建设足球训练基地等。

海南省政府对体育产业的支持,有利于体育产业的稳定发展,有效推进行业规范建设。

2016年全省地区生产总值4044.51亿元,按可比价格计算,比上年增长7.5%。2011-2016年,海南省的GDP保持较快增长态势,为体育发展事业提供了坚实基础,有利于体育产业在海南地区发展。

海南省近年来全民健身事业快速发展,城乡居民体育锻炼的参与度大幅提高,参加体育锻炼的意识增强。同时,随着大型赛事,特别是水上项目比赛在海南进行,体育气氛日渐浓厚。

随着大型赛事的举办,全民体育赛事的不断发行,全民体育参与热度日渐升高,体育锻炼意识强。

海南作为旅游大省,对吸引外部群体和本地居民拥有较大的优势,为体育小镇的产业化发展提供坚实的需求基础。

海南省拥有多地域的特色旅游资源,在体育小镇打造过程中能更好地融入区域特色,达到既抓住体育本身的特点,又具备丰富的元素、鲜明的文化特色的目的。

截至2016年11月,海南省体育小镇的建设仍处于较为空白的阶段,据相关资料了解到,海南省在2015年公布了百个特色产业小镇,其类型涵盖互联网和旅游、工贸服务、热带特色农业、旅游、黎苗文化、商贸物流等类型,体育小镇目前在建的为永兴体育小镇。

永兴镇地少人多,镇墟发展落后,缺乏基础配套设施和旅游产业。而此次的镇墟棚户区改造,目的就是把永兴镇建成以体育场馆、体育休闲、全民健身、户外体育、体育旅游为一体的体育产业小镇,从而拉动永兴的经济发展,进一步提高本地居民的收入和幸福指数,惠及更多的老百姓。

永兴镇墟棚改造后将建成以体育场馆、体育休闲、全民健身、户外体育、体育旅游、体育用品设施生产加工销售等一体的新兴体育产业小镇,未来可在这里举办足球、篮球、网球和排球等大型体育比赛。

继2016年7月,住建部、发改委、财政部联合下发《关于开展特色小镇培育工作的通知》,要求到2020年培育1000个左右各具特色、富有活力的特色小镇之后,全国各地掀起一阵特色小镇建设热潮。然而,从第一批特色小镇名单来看,特色小镇大多集中在休闲旅游、传统文化、现代制造等领域,鲜有专门的运动休闲主题类特色小镇。‘

毋庸置疑,该项政策的发布把发展体育小镇上升到国家战略高度,运动休闲特色小镇政策支持力度空前,体育小镇发展迎来关键的政策机遇期。“十三五”期间,特色小镇建设将进入快车道。

我国体育产业的发展伴随着体制变革,社会化、专业化、法制化的完善,也是规模化、资本化的提升,2015年,我国体育总产值1.71万亿元,产业增加值占当年GDP比为0.80%,近几年稳步增长。

体育产业规模的不断增长,充分体现出我国居民对体育健身活动的不断增加,而社群化体育运动随着体育产业的增加而越来越明显,群体式体育运动逐渐成为体育运动的热点,使得体育小镇的建设与发展成为必然的趋势。

随着社会政治经济的发展,体育运动作为精神文明建设的一部分,已经深入到社会的各个方面,成为人们日益增长的物质和文化生活需要的重要内容。现代体育、传统体育、医疗体育各显风采,娱乐体育、旅游体育、保健体育丰富多样。可以说,进一步挖掘体育运动蕴含的巨大潜能,更好、更快地发展体育运动,对增强人民体质有着重要的意义。

2016年5月5日,国家体育总局发布《体育发展“十三五”规划》,提出对2016-2020年中国体育产业具体的发展目标、规划和措施,到2020年,经常参加锻炼的人数达到4.35亿,人均体育场地面积达到1.8平方米等,全国体育产业总规模超过3万亿元。体育产业的发展对体育小镇的发展具有带动作用,因此随着我国体育产业的发展,体育小镇迎来了广阔的发展契机。

除此之外,2017年5月11日,体育总局办公厅印发《关于推动运动休闲特色小镇建设工作的通知》,明确指出到2020年,在全国扶持建设一批体育特征鲜明、文化气息浓厚、产业集聚融合、生态环境良好、惠及人民健康的运动休闲特色小镇。体育小镇繁荣发展已成定局,行业市场前景广阔。

目前,有关体育小镇的投资层出不穷,多地正在打造体育小镇以响应国家和地方政策的发展,从公开资料来看,我国各地都在兴起了投资体育小镇的热潮。部分投资情况统计如下:

从投资主体来看,我国投资体育小镇的投资主体具备资金雄厚、体育及旅游领域资源丰富等优势。

投资主体以资本切入、投资主体本身发展需要为切入点,极力打造体育小镇,为体育产业的发展提供平台和载体支持。

该镇立足体育优势产业,通过科学规划产业发展、建设产业基地等一系列措施,打造产业集群,促企业“抱团发展”,推动工业经济“一路快跑”。环渤海(崔口)体育产业联合会成立,开启了抱团发展的新时代。

同时,该镇以绿剑行动为总抓手,统领环境整治、环卫一体化、清洁型煤推广、拆违治乱、驻地提升等工作。环境整治难度大、力度大、敢碰硬、速度快、无震荡、有亮点,体育产业园建成了绿色园区,短时间内企业都换成了绿色环保清洁能源,环卫一体化基本达到人干净、户干净、村干净,清洁型煤推广列全县第三。

2015年6月,中国智慧体育产业联盟成立大会暨中国智慧体育产业基地启动仪式在富阳召开。中国智慧体育产业基地总投资超过50亿元,将落户于富阳经济技术开发区银湖新区。

中国智慧体育产业基地总投资超过50亿元,将打造与智慧体育相关的经济业态、旅游休闲业态、新型城镇化建设业态等新型产业聚集区,建成后预计年产值在300亿元。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