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秘鲁媒体《自由报》报道,归化球员肖韬韬正在努力恢复秘鲁国籍。一旦成功,他有望加入秘鲁体育大学俱乐部。归化加盟广州恒大,打了三年零场,收获千万后转身离去,身后是一块被国足归化的鸡毛。

从肖韬韬的履历来看,2013年入选秘鲁U17国家队,2015年还代表秘鲁U20国家队征战南美U20锦标赛。2013年至今,他一直效力于秘鲁体育大学队。秘鲁联赛,并代表球队出战98场打进7球6助攻。

如果这位球员不是水货,为什么入籍完成后,连一次中超出场的记录都没有?如果玩家是水货,为什么要入籍?

再来看看归化球员的现状:埃克森、高拉特、费尔南多、阿兰、罗国富(返回巴西)、蒋光太(上海港)、李可、侯永永(北京国安)、德尔加多(昆山FC))、钱杰(上海申花)。其中,蒋光太是现役国足,李克伟是边缘国家,侯永永和德尔加多看到了后续发展。除此之外,其余归化与国足无关。

是否归化?蔡主席说可以,但陈主席没有。归化政策本身是不连续的,就像满清朝廷的改革一样。

看看我们最近的邻居日本。1970年代,有第一代归化吉村大城。1980年代,乔治和纳条参加了1986年对朝鲜的生死战。尽管在1970年代和1980年代,日本足球在亚运会上一直处于连败状态,但日本足协并没有完全否认归化。

1992年,中场核心拉莫斯率领日本队首次夺得亚洲杯;1998年,归化的洛佩兹(Lubisu)作为主力前锋参加了预选赛和正赛;在完美的情况下,日本还有参道主、李忠诚、田中斗帽、铃木武藏等归化。归化的方式可以有所不同,但归化本身永远不会被拒绝。

中国足坛呢?经过一段时间的“中西之争”,他拒绝再提入籍,估计这些年就要到此为止了。

中国足协具有三大特点。一是“只有优势”,足以迷惑上级;二是做具体的事情“平躺”,归化球员全部留给俱乐部;三是坚持“短视”,坚决不做种树、乘凉之类的事,每一个都是“身后的路易十五转世,哪怕洪水滔天”。

日本引进归化经历了两个阶段:2000年前引进成熟的直接战斗力,主要是拉莫斯和鲁比许;2000年以后买青训,寻找有潜力的球员,自己培养,比如三都之王,田中的帽子之王。

中国足球呢?不管你想要什么样的归化球员,俱乐部都会自己做。结果,俱乐部只能根据自己的需要去寻找。结果是什么?

李铁在国家队被骂成狗,洛国富不肯放过,归化球员与国内球员分道扬镳;年轻的归化球员要么不打球(肖涛涛),要么不断受伤(肖涛涛侯永永);前期杀四方的几位选手,经过几年低级别联赛的同化,与国内选手差不多;

一个奉行平躺原则的行业管理机构,一个在全国范围内宣传一盘棋的机构,却寄希望于球员的自我管理和俱乐部的自发运作。这不是打脸吗?

另外,他们自己的球员也不好,归化球员也不能真正带上他们。足协没有动力从根本上改变这一切。

卡塔尔的入籍也是一个例子。一开始就被直接介绍的乌拉圭塞巴斯蒂安,实力确实很强,但是其他10人他都看不下去了。现在卡塔尔能拿下亚冠,绝对不是阿费夫一个人。

大多数玩家都做不到,为什么别人要和你一起玩?归化球员的要求是什么?寻求财富和荣誉。不然,为什么洛国富的努力,比大多数国内玩家都强。

成年球员还是要靠生活,年轻球员不仅没有进步,还要“培养一批,同化一批”。

阿根廷人说:足球是八个人背钢琴,三个人弹钢琴的比赛。八个人提不起钢琴,三个人怎么提钢琴?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